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潘石屹 > 潘石屹:信息隔绝是我在朝鲜最大的不适应

潘石屹:信息隔绝是我在朝鲜最大的不适应

——2012年5月10日潘石屹朝鲜见闻访谈录

潘石屹:信息隔绝是我在朝鲜最大的不适应

提问:潘总您5-1期间去了一趟朝鲜,为什么想去朝鲜呢?到朝鲜给您第一印象是什么?

潘石屹:我觉得还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,就是全世界好多地方都开放了,所有的人都能够第一时间知道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发生的事情,而朝鲜这个地方信息是封闭的,朝鲜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们也不知道,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朝鲜也不知道。另外常常在电视上面看到,说他们缺吃的,然后整个的经济不发达。我想一定要去看一看,这世界上非常独特的一个地方。在这样一个信息不够畅通、信息被封闭的地方,人们的精神状态、它真正的社会的发展水平、经济的发展水平是什么样的。我想就是不能够带有任何偏见的,能够靠自己的眼睛、靠自己的感受去感受到一个真正的朝鲜。

    这一次去朝鲜我觉得对我最大的不适应就是一直在办公室忙,现在我们在办公室的工作呢不是多少体力劳动,要去干活,更多的在办公室的工作,处理邮件、开会、打电话、发E-Mail,都跟信息有关。所以我的这个三个宝贝,一个是手机、一个iPad、一个电脑,三个是随时不离身的在工作。当然这背后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互联网和非常强大的一个通讯的网络。

可是到了朝鲜去的话,所有的东西都不能用了,我们可能在20年前、30年前的话没有这些东西也过来了。可是今天突然一下,就像戒烟一样、戒毒一样,就是你不能够用了,手机也不能用了,E-mail也不能用了,所有的东西都不能用了,不适应了。对我来说还是一个挑战吧,这我觉得是最不适应的,至于吃的东西可能不太好一点,吃的跟我们不太习惯,这些东西我觉得还是次要的。最关键的就是说你天天重复着要跟信息打交道,天天要上网,而实际上我到朝鲜才体会到,就是说我们对互联网的依赖性已经是非常强了,就是取得的信息、取得的知识,有好多东西就是自然而然地想起来就是我要见个人,先到百度上查一下,这个人的背景、他的情况查一查。如果是有一个词不会了,我到百度上去查一查,这个突然的话就想起来,我记得我到三八线的时候,突然想三八线模模糊糊的知道,确切三八线怎么来的、怎么形成的,三八线有多宽、有多长完全不知道,从我头脑中第一个反应就是上百度上查一下,可是这个时候没有网络,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没有信息、信息的隔绝对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去朝鲜是最大的不适应。

潘石屹:信息隔绝是我在朝鲜最大的不适应

提问:但是可能因为朝鲜人自己没有想像到这样的信息的自由,所以可能他们自己并不能够体会到。那朝鲜给您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呢?朝鲜人或者朝鲜这个国家,给您的第一印象是什么?

    潘石屹:第一印象就是说,从这个飞机落了地,从窗户看到的朝鲜人,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对我第一印象,第一个印象就是人都很漂亮,而且呢就是男的也好、女的也好都是穿得整整齐齐的,他们比较流行穿那个制服,就是穿军装或者各种制服戴着肩章啊,这我都不知道是属于武警的还是属于人民军的,属于什么不知道,就是穿制服的人很多。

    提问:像中国文革时候穿的军装似的吧?

    潘石屹:你要是仔细看的话,他们基本上都是穿着黑颜色的皮鞋,男的也好、女的也好,大部分都穿着黑颜色的皮鞋,皮鞋都擦得干干净净的,比我的皮鞋都干净。所以我觉得他们还是生活的特别注重,就是不愿意邋利邋遢地去见别人,去干什么。这是我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 第二印象就是每一个人都戴着纪念章,有的是一个头像的、有的是两个头像的,基本上是所有的人都戴着纪念章。我们到朝鲜去接触到的人并不多,有的就是比较远距离接触,像在广场、像在马路上都是比较远距离接触。就发现从他们的眼神来看,还是非常渴望、非常羡慕外面的世界,我们这个团里面一共是17个人,有5个人是黄皮肤的人,另外12个人都是欧美人,所以他们就看见我们这个团里面有好多欧美人,就觉得特别的好奇,你就从目光上来看的话特别好奇。

他们看西方人的眼神,我就想起来可能跟中国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差不多,目光非常好奇。最有意思的是,我们有一个欧洲朋友是一个小伙子,非常的豪爽,还没结婚,手上面全都长着毛,特别长的毛,结果我们特别漂亮的女导游啊就看见好奇啊,就摸了他一下,就觉得哟人身上怎么会长这样厚的毛呢?摸了一下,把这个小伙子啊高兴了四、五天,想起这个事情就高兴,哎呀,我到朝鲜来,这样漂亮的姑娘,摸了我一下,就是通过这些细节能够看得出来,他们非常的好奇。

潘石屹:信息隔绝是我在朝鲜最大的不适应

    提问:有机会跟真正的普通老百姓接触吗?

    潘石屹:接触不多,因为对朝鲜来说,管理的非常严格,我们去了以后就放到一个小岛上。

    提问:潘总,您有接触到普通老百姓吗?看看他们家里啊或者怎么样的。

    潘石屹:所有去朝鲜的外国人,包括中国人,他们管理的都很严格。所有的外国人他们都放到一个小岛上住着,这个岛叫羊角岛,岛上有个饭店,然后出去旅行的路线都是他们指定的路线,要去什么地方去旅行。我们跟朝鲜当地老百姓接触到的机会非常的少,只是在地铁里面看到的,只是在马路上面看到的,没有一些更深入的交流。

    提问:那可以说话吗?可以跟他们打招呼吗?

潘石屹:说话也听不懂,可以打招呼,不是非常的多。

潘石屹:信息隔绝是我在朝鲜最大的不适应

    提问:但是好像因为朝鲜工业、商业都不太发达,空气是不是都挺好的?

    潘石屹:周围有好多煤矿,空气呢比北京的空气好。在朝鲜最有意思的,像北京、上海这些城市都已经是极度的商业化,所有的东西都商业化,商业化就给人带来了好多便捷,有商店、有餐馆、有饭店啊,各种各样的东西,买衣服什么东西,就是在我们的生活中,商业化的东西占的比重太大了,基本上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在市场上买到,都可以称为商品。

可是在朝鲜没有,基本上没有商店,餐馆的话也很少很少。飞机场没有餐馆,全国只有一个咖啡厅、一个披萨店,所以你要买个东西、吃个东西,要消费干什么东西,是非常困难的。

所以当没有市场的时候,没有任何的广告,所以你看路边都是干干净净的,没有像北京、上海这些城市啊就是大量的广告牌。人呢有一种质朴的美,有一种30年前、40年前中国人特有的、社会主义的美,人们没有标榜说是我是不是穿了一个名牌的衣服啊,开了一个好车啊,带了一个名牌的包啊这些,没有这样一种攀比的心理,这种攀比、炫耀在朝鲜是不存在的。

从我心里面来说的话,这样很质朴的东西还是很能够打动我的心。可是社会的进步我觉得一定得是给所有的人自由,一定得要开放,如果是不开放的话,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不高,获得知识、信息的途径也会非常少。

潘石屹:信息隔绝是我在朝鲜最大的不适应

提问:有人说过,如果你没有享受到自由的话,你就不知道自己有多么不自由。您在微博上也谈到,就是说曾经怀疑过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,然后呢去了朝鲜呢,这个信心反倒坚定了,您为什么这么想呢?

    潘石屹:就是说一个国家也好、一个民族也好,要让它发展、要让它进步,最关键的就是你要跟这个世界融为一体,如果你要封闭了,全都自主了,实际上是发展不了的,这是我最深的体会。其实你看朝鲜人,从智力等各个方面来说的话,绝对不会差的,可是你看看他们目前的生活状态、经济发展的状态。朝鲜也是非常注重教育,有好多的学校,可是你一定要跟外面的知识交流,要跟外面的文化、信息交流,互相之间发生碰撞。在朝鲜我体会到最困难的一点,就是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 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的时间,现在我们都用上了微博,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发生了大的事情,5分钟以后全都可以知道,而在朝鲜这个地方,我在想,万一我们家发生什么事情,我们国家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们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没法及时知道,所有人的信息来源就是看报纸,他们的电视节目也大部分是唱红歌,歌的调子都比较高,就跟我们文革期间唱的歌都差不多一样。

    提问:也没有几个台吧?

    潘石屹:没有几个台,而且效果都不好,整个都是雪花。作为一个现代的人,对知识、对信息的渴求可能比对服装、对食物的渴求还要厉害。

    提问:潘总您是不是照了好多照片,据说是不可以带大相机,就是单反都不能带,您是带了卡片机吗?拍了好多照片。

    潘石屹:一般的大相机都不让带,就是允许你带一个卡片机进去,傻瓜相机进去,我带的是佳能的傻瓜机,效果还不错,拍了好多照片。据说前些年的话,就是你拍完照片的卡片,都得出来查,可是这一次的话也没有查,我就带出来了。所以这些照片还是非常珍贵的,从照片上面就可以看出来朝鲜人的精神面貌。也有人带着手机,我一看手机的牌子是他们自己的牌子,手机的网络是埃及的网络,埃及给他们提供的网络。我觉得比较震撼的是它的地铁,朝鲜的地铁是全世界最深的地铁。

这是他们的夜景,特别黑,除了这两个广场亮一点以外,其他地方都很暗。电力的供应明显不足。这是我们住的岛,从岛上面拍照,我们就在岛上面跑步,这是他们的电影院,这是我们住的饭店。

这就是板门店,你看这上面全都是大的水泥块,如果要打起仗来的话,这水泥块下来就把路封死了,然后下面是一条一条的水道,把路封死了。这个地方用中文写个板门店纪念品商店。

潘石屹:信息隔绝是我在朝鲜最大的不适应

就是这个地方是这个叫三八线,这边是朝鲜的,这边是韩国的,这边归朝鲜管,这边归韩国管。然后他们谈判的时候就在这几间房子里面,这几间房子正好从三八线穿过,在这个房子里面有一个麦克风的电线,这个电线的角度正好是三八线的角度,谁也不能越过那个线。这个很有意思,这个是在板门店签三八线签停战协议的地方,里面的桌子椅子都没变。

    签停战协议的地方。最有意思的是他们说跟美国在签停战协议的时候,他们突然拿过来一个联合国的旗帜,应该拿美国的旗帜,他们拿联合国的旗帜,所以朝鲜的导游非常不高兴,说是美帝国主义又搞阴谋诡计。

其实是联合国的部队,说这个旗帜就没变,说就是签停战协议拿过来的旗帜,到现在没变。这是签停战协议的桌子和当时的照片,这是美国这一方签的,就是开战的时候是1950年6月25号。

再一个就是我们吃的饭,我们吃的饭跟我们说这是皇上吃的饭,是他们皇上吃的饭,我们打开一看一丁点的肉都没有,一碗豆芽菜,一碗豆腐,一碗韩国的泡菜,还有绿颜色的菜米饭什么东西。全是素的。油还是有一点,可是呢我吃无所谓,我们小孩一点肉都没有,他就不吃。我说这是皇上吃的东西,他就不吃。

潘石屹:信息隔绝是我在朝鲜最大的不适应

    提问:但是他人口也不多?

潘石屹:人口不多,整个朝鲜就2000多万人。他们结婚的时候,一定要到这个地方去一趟,拜见领袖,他们对领袖的像都不能这样指,一定要这样指领袖的像,表示尊重。朝鲜人都不胖,晒得黑黑的,只有这个新娘有点胖,很少看到这样胖的,你看这一般的人都不是很胖的,都很健康。

潘石屹:信息隔绝是我在朝鲜最大的不适应

 

推荐 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