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潘石屹 > 潘石屹:对郭文贵造谣的回应

潘石屹:对郭文贵造谣的回应

      前几天,在北京总有朋友对我说,郭文贵在网上造你的谣。北京办公室事情多,我没有太在意这事。临来美国前一晚,有位朋友请客,朋友们都在说此事,都成了一见我面的问候语了。最后,饭桌上的讨论居然都聚焦在此事上了。看来此谣言传播得很广,知道的人不少。但我一直没有看过。在朋友的推荐下,好不容易找到了,但刚看了开头就看不下去了,郭文贵的视频又臭又长。当时我不是很清楚他究竟说我什么了,到底怎么说的。
  我问饭桌上的朋友们要不要回应,说清事实真相。所有人都建议我不要回应。一位朋友说:“疯狗可以咬人,但人不能咬疯狗。”我还是不肯定。我说,你先回家,你们夫妇俩仔细商量一下,再告诉我。分开后,我马上收到了他的微信:不要回应。我觉得没有必要回应了。
  昨天到了美国,上网方便了。我终于看到郭文贵谈到我的两处,没有一句真话。对别人的侮辱比对我的还恶毒十倍,把色情电影的情节安在了有尊严的、高贵的人身上,而且侮辱、欺负了许多其他人。如果我们的家人,家里的女性受到如此伤害,我们会怎么办呢?如果我们的朋友受到如此侮辱,我们大家都不吭气、不做声吗?我忍不了这口气,我决定回应。
  我认识郭文贵是十几年前的事了,具体哪一年,我记不清了。当时,他没有钱,要把他在北京的一个住宅项目“金泉公寓”转让给我们,或与我们合作。我说,我感兴趣的是摩根中心的项目。他说,摩根中心现在还有点麻烦,等一等再说吧。
  我仅见过他这一次,印象并不深,现在想起来,只记得,他给我看了一大堆手续,政府审批的手续,来说明他项目的合法性。我还记得,我们见面是在亚运村一个小楼里,一层没有员工,但有一个大厨房。他在二层见的我,他的公司当时也没有别人。
  又过了几年,到了2006年5月,北京市政府依法收回了“摩根中心”土地,要在土地市场上公开拍卖。“摩根中心”就是后来的盘古大观,紧挨着鸟巢,奥运就要来了,当时“摩根中心”还是个烂尾楼,政府压力很大。我们按照政府规划的要求,做了规划设计并制作了模型去投标。当时政府批准的规划是没有那座高楼的,只有三个板楼。郭文贵建成之后,又多出了一座高楼,不知怎么合法的。
  又过了几个月,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因为女朋友的事被抓了,与我们一起投标并中标的刘晓光被抓了。社会上纷纷传言,说刘晓光、任志强和我一起与北京市政府勾结,要抢摩根中心的地。真是天方夜谭。刘晓光出的钱多,他就应该中标,我和其他几家投标失败了,认输了。关于我被抓的理由,社会上传的绘声绘色的,说什么刘志华的女朋友是我给他找的,还安排在长城脚下公社过夜。
  其实,到现在我都从来没有见过刘志华这个人。中纪委来调查,好在我那时大小事都爱写博客,我让中纪委的人看我2006年5月25日9点25分写的博客(博客链接:《“唱标”恐惧症》)。
  这篇博客详细记录了我们的投标过程,当时购买标书的有十几家开发商,最后投标的只有五家:上海实业、首创、华远、大连正源和我们SOHO中国。郭文贵说我们几家“串标”,根本就是无稽之谈。实际上,我们的投标过程是完全独立的。投标前一天,我们公司确定的价格是14.5亿元,但我越想越觉得机会难得,在临递交标书前一分钟,又把数字提高到15.2亿元,而且把付款方式也填成了一次性付款。当时,我们改数字时还拍了一张照片。修改标书的事,应该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,怎么可能跟别人去“串标”呢。我们本以为价格提高了这么多,一定稳操胜券,结果开标时却比刘晓光的首创低了两亿元,只能遗憾地看着他们中标了。中纪委调查时,我配合做了笔录,按了手印,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找过我。刘晓光就惨了,在里面待了三个月。
  为了我们能中标,当时我还往标书中夹了一封写给“摩根中心”招标评委的信,我在这封信里先是表达了非常期待能为北京奥运出一份力,后又表了决心,承诺如果中标,整个工程一定会在2007年底完工,并会交由奥运相关部门在赛前赛时无偿使用。(博客链接:《给“摩根中心”招标评委的信》)。
  投标时,张欣、我和我们的几位同事一起去了。看到首创出价比我们高,我们都很郁闷,张欣带我们几个人去喝咖啡,集中批判我经营思想上的保守,出价太低了。郭文贵当时在焦点房地产网上造谣说,说我们几家开发商与政府勾结起来,要趁火打劫,抢他的地。这次他又在视频上造谣说,上一次我们几个开发商趁火打劫时,是张欣主持正义,劝住了我,才没有把这块地变成SOHO中国的。这简直是一派胡言。
  到了2006年6月时,任志强和我被抓的谣言,满天飞。那时还没有微信,也没有微博。造谣的人动用了强大的国家机器,我们怎么办呢?我们也要辟谣。那段时间任志强说他每天都会接到三四十个电话,问他有没有被抓起来。我们公司的同事也接到银行工作人员的电话,说是听到确切信息,说我被抓起来了。到了2006年6月28日,我把我和任志强没有被抓的消息,写了一篇博客,证明我和任志强没有被抓起来,请大家放心。就用博客辟谣,用博客发声对抗强大的造谣机器。当时,这篇辟谣的博客,赶在下午下班前发出的,为的是免得关心我们的人担心,很快就有12万人阅读了这篇博客。(博客链接:《一篇无聊的博客》)。
  郭文贵在最近的视频中造谣说我们的项目在建设过程中,容积率提高了五次。我们所有项目都是按政府批准容积率建设的,建筑面积误差也都在相关法规允许范围内。我在此附上我们项目的最初政府批准的规划许可证、以及建成后的竣工验收备案表【1】。大家看了就一目了然了,不用我多解释了。郭文贵,你也把政府最初给你规定的面积和你最后建成的面积公布出来,大家对照一下事情就清清楚楚了。
  郭文贵在最近的视频中还造谣中伤了黄艳女士。我最早认识黄艳,是在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。当时大家在讨论北京CBD规划,突然主席台下面有位姑娘站起来,发表了与众不同的观点:北京CBD不能放在国贸周围,卡在长安街和东三环上,将来交通问题无法解决,北京的CBD应该再往东移。那时,她刚刚留学回国,人微言轻,没有人在意她的想法。CBD照样规划在国贸周围,卡在长安街和东三环上。后来知道她叫黄艳,那次我对她印象深刻,是位敢说真话,不怕领导的专业人士。
  又过了许多年,她当上了北京市规划委主任。我需要给她汇报我的一个项目设计方案。我去她办公室,她在开会,我站在她的门口等她。大约站了半个多小时。去政府办事,站门口这是常有的事。黄艳出来后说,你别站在我门口。我开会时,秘书说你已经站了半小时了,我压力很大。我说:我们开发商来政府办事,站门口这是常有的事,你是领导,你有什么压力呢?汇报完方案,我要请她吃饭。她告诉我:任何开发商的饭她都不吃。这是她给自己定下的一条纪律。她说,你就在我们员工饭堂吃一顿吧。我说,太荣幸了。到了员工食堂,她又让大师傅加炒了一个荤菜。这是我唯一一次与黄艳一起吃饭,也是唯一一次经济往来,还是她请客。
  郭文贵造谣说,我们SOHO中国股票中50%是替人代持的,说我是这些官员的白手套。这些完全都是郭文贵胡说八道,根本没有这些事情。SOHO中国是香港上市公司,股权结构非常清晰,任何人都可以查,查一查就清楚了。
  谁都知道郭文贵以前有个“盟友”是国家安全部的已经落马的前副部长马建,他去搞窃听,不是难事。但人世间还有正义,中国的天空也有法治。郭文贵采取的所有手段,都是拿不上台面的把戏。只要我们行得端、走得正,就不怕。为人不做亏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门。我心里坦坦荡荡,什么时候都不会有畏惧。
  我相信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郭文贵这些低级骗人的鬼话。
  我相信人世间永恒不变的真理是“恶有恶报”、“善有善报”、“种瓜得瓜”、“种豆得豆”。
  我们不能像今天一样,任由郭文贵造谣。有博客,有微博,有微信,大家谁也不出来说,心里觉得懒得理,谣言就一直传播着。这样做是不对的。我呼吁所有被郭文贵造谣的受害者都能出来辟谣,都来发出自己的声音,要拿起法律的武器,保护自己的权利,捍卫自己的尊严。我们决定要向法院起诉。
  【1】SOHO中国北京各项目资料链接地址:http://yunpan.sohochina.com/ucdisk/sharedown?event=share_2017522105124978_3a7d285bfaef4d9189b2ea535497f2b8& 提取码:571302
推荐 7245